むYes! 鮮師め 「澳洲騎機車來的」 何燿光再獲教學獎
2017-09-11  分類:校園新聞
何燿光(中)與「高雄誌」課程學生合影。(何燿光提供)

 「學分要人幫,通識選燿光」、「非常麻煩的課,不推」,這兩極評價出現在義守大學校版的討論區,通識教育中心副教授何燿光,在義大教書十多年,坦言自己是「從澳洲騎機車來的」老師,然而,今年卻再度獲得「105學年度傑出教學獎」,連他自己都打趣地說:「很奇怪吧!」

 「國際關係」、「西洋思想史」、「高雄誌」這些課程,都由何燿光老師講授,他說自己「奧客」又「機車」,自認為是有原則的老師,請選課學生想好再來;其實何燿光對教學有一套想法,他認為理想的大學教育者有義務啟發學生思考,適時給學生一點壓力,有助於學生進步。

 課堂要求高,作業、報告、筆試、口試全部都有,正符合「硬課」標準,但仍舊吸引不少學生一再修課,「有些學生上學期才剛來,怎麼這學期又出現了?」不過,聽到學生說在他的課學到東西,何燿光相當安慰;因為是通識課,何燿光將課程的重點擺在「短時間內讓學生知道如何去學,並建立良好學習態度」,課堂上不停地討論與發問,在過程中配合時間、壓力,讓學生思考、發表意見,這對於未來投入職場均有幫助。

 跟學生約法三章,讓他們清楚老師這麼做的原因,並確實執行,讓何燿光獲得學生信任;然而通識課不比系上選修,學生來自各學院,課程基礎不一,難免有學習速度較慢的學生;為此,在期中考過後,他針對每位學生的狀況給予建議,期末再視學生的進步程度給予適度回饋。何燿光認為老師應負責營造好學習環境,適時推學生一把,稍微給點壓力,但也不能壓太緊。

 因材施教之道,自古流傳,但何燿光也是透過自身的學術歷程和女兒學習經驗,才深刻體會;理工背景出身,念海軍官校,在擔任軍史館館長期間,為了進修,他轉讀中山大學中山學術研究所(現為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),在跨領域的過程中,才理解各領域思考模式的不同;而在觀察女兒的學習歷程中,他發現,女兒和自己不同,意識到每個人都有獨特方法;至於老師,他認為更應該做好研究,從不同的角度解釋事件,幫助學生更易理解。

 關於傑出教學獎,何燿光沒預期自己會再次獲獎,除感謝通識中心所有老師,表示平時和每位老師的交流都讓他獲益良多,也會持續在教學崗位上努力,同時提醒學生不要太快選擇放棄,在校期間的種種都是嘗試過程,只要抓對學習方法,每個人都有無限可能。